达能完败背后的资本局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9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张旭在北京报道, 就像国庆礼物一样, 历经三年多的达能与娃哈哈合资纠纷, 终于落下帷幕。 9月30日, 长达十年的跨界婚姻在上法庭后最终选择和平分手。 达能宣布已同意将合资公司51%的股权出售给中国合资伙伴。 退出娃哈哈是达能在退出光明乳业、梅林正光、蒙牛之后, 在中国扩张的最大挫折, 在中国市场的业务处于不可持续的境地。 低价退出的算盘 9月30日之前, 达瓦和达瓦还在互相厮杀, 置对方于死地的局面, 让人大跌眼镜。 突如其来的和解让人意外。 1996年初, 娃哈哈集团与法国达能集团签订合资协议。 当年2月, 双方签订《商标转让协议》, 拟将“娃哈哈”系列商标转让给合资企业, 但当时的国家商标局并未批准转让申请。 随后, 在达能的默许下, 娃哈哈集团陆续成立了多家非合资公司。 达瓦之争爆发前, 非合资企业总资产56亿元,

利润高达10.4亿元。
        非合资公司的高回报让达能眼红。 2006年, 达能要求以40亿元的净资产价格收购娃哈哈非合资公司51%的股权。 低价收购遭到娃哈哈集团和宗庆后董事长本人的抵制。 于是, 双方的合资纠纷爆发, 并引发了旷日持久的诉讼战。 截至目前, 达能与娃哈哈在中国的20多起官司均以达能败诉告终。 达能原本想利用今年1月初开始的斯德哥尔摩仲裁案来扭转局面, 但原定于6月初发布的决定并未透露。 对于这份国庆礼物, 娃哈哈集团和宗庆后都选择了低调, 没有大出风头。 对于达能将出售多少51%的股份, 各方都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不过, 外媒透露, 达能的要价在3亿欧元左右(约合人民币29.9亿元)。 而这个要价与达能最初的目标相去甚远。 去年7月, 有消息称达能出价高达16.2亿欧元, 但这个天价远超娃哈哈集团2.94亿欧元的心理可接受价。 在和解前后与宗庆后沟通的和君创业咨询有限公司总裁李苏表示, 结果在意料之中。 一方面, 如果按照中国法律进行国际仲裁, 达能无疑是输家。 如果官司全部败诉, 达能不妥协, 那就是死路一条。
        另一方面, 娃哈哈准备清算39家合资企业。 仲裁结束后, 这些旧设备将以高达120亿元的价格出售。 如果达能不让步, 输掉斯德哥尔摩仲裁, 那10亿元最后很有可能拿不到。 选择和解和退出是非常明智的。 最终成交价接近娃哈哈集团的底价。 顽固的法国人在一年多的无用工作后回到了原点。
        取决于达能在华业务萎缩 继光明乳业、美林正光、蒙牛退出后,

这是达能在中国的第四次大撤退。 至此, 达能也告别了其在中国最大的“利润奶牛”。 根据9月5日发布的2009中国企业500强, 娃哈哈以46亿元的净利润位列全国效率排行榜第44位, 成为浙江省盈利能力最强的企业。 自收购合资公司51%股权以来, 达能仅投资4500万美元外加5000万元人民币用于商标转让。 但在过去的十年里, 回报是相当不错的。 据宗庆后介绍, 近十年达能对合资公司的投资总额为15亿元, 其中10亿元尚未到位,

而收入为38亿元。 李苏说:“达能有一个不错的选择, 合资和非合资资产重组上市, 由娃哈哈控股管理。但达能过于激进, 总想利用政治圈套害死合作伙伴。” ,

最终阻碍了合作。道。” 告别娃哈哈, 是继光明乳业、梅林正光、蒙牛退出后, 达能在华业务最大的崩盘。 目前主要合作业务只有乐百氏和汇源果汁的控股。 在乐百氏已经陷入亏损无法自拔的同时, 汇源果汁也岌岌可危, 其在中国的投资政策也失败了。 达能第五次, 是什么? 是翻身还是继续撤退, 只有达能能给出答案。 宗庆后在大娃三年纠葛中的四个关卡——娃哈哈集团律师钱维清讲述大事。 这四条沟, 都是不可复制的教训。 2006年, 达瓦之争初, 宗庆后差点入狱。 这是第一个障碍。 钱维清说:“从2006年底到2007年春天, 达能强迫宗庆后用公司资产换取达能‘三宗罪’(离岸公司、绿卡和国有资产流失时间) ) 守口如瓶。” 双方的民事纠纷已被达能提起, 不诚实就入狱, 达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最初通过媒体公关隐瞒真相, 先入为主控制公众的欲望 2007年4月11日, 达能召开新闻发布会, 宣布宗庆后滥用职权、私设非合资公司、私自使用娃哈哈商标等。 ” 钱卫清说, “舆论是片面的, 这导致了2007年的第七次全国会议。在律师座谈会上, 1000多名法律界人士反对娃哈哈, 法律界也是片面的。” 3亿元税案风波让外界看到宗庆后真的要出事了, 就在“4.11谎言”之后的8月, 一位自称“税务研究爱好者”的爆料人出现了。 举报宗庆后隐瞒境内外收入, 共偷逃个人所得税3亿元。 宗庆后在调查开始后缴纳的两亿多税款, 成为了断定其有罪无罪的关键。”钱卫青说, “宗庆后断言, 是达能的秦鹏干的。决心与达能彻底分手。 “经历了这三道坎之后, 双方的谈判从此转向了如何达成分手的问题。此时, 大娃之争的焦点是娃哈哈商标的争夺, 成功的也是小何 1999年签订的这份协议, 旨在将娃哈哈商标转让给合资公司, 宗庆后也参与其中的阴阳合同, 一度让达能看到了拥有 商标, 也毁了达能的希望, 成为宗庆后的第四道关卡。 第一层阴阳是《合资合同》和《许可合同》的阴阳, 以许可的名义进行转让; 阴阳二层是国家局备案版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阴阳版和双方当事人的实际履行版。 ”钱维清说。宗庆后与达能的纠葛, 以及他所经历的四道坎, 无疑将成为跨国经营、警醒后来者的经典案例。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22 微创有限公司 weichuang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beavertonfunrun.com)